当前位置: 首页 >> 《安阳人大》杂志
《安阳人大》杂志

明朝初期大移民

来源:安阳人大网
发布时间:2017/8/13 11:38:07

安阳怀古系列之十四

明朝初期大移民

  李发军  

数百年来,河南乃至整个华北地区普遍流传着一个自己的祖先来自山西洪洞大槐树下的故事。故事中当然也包括着地处华北平原中部的安阳人民。可以确定地说,这不是茶余饭后人们演绎出来的故事,而是发生在明朝初期实实在在的历史。现在就让我们回顾一下这段历史的来龙去脉。

明皇朝是在元末战争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

元朝末年,腐朽残暴的蒙古贵族统治集团政治腐败,造成经济凋敝,天怒人怨,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空前尖锐,终于引发了大规模的反元农民大起义。一时间,群雄并起,拥兵据地,争夺天下,干戈不息。群雄中,朱元璋建立了南京“西吴”政权;陈友谅割据江西、湖广,建立了“大汉国”政权;张士诚立都苏州,建立了“大周国”“东吴”政权;明玉珍在四川、重庆建立了“夏”政权,还有方国珍等也都割据一方。这种局面,很快演变成为一场群雄之间和群雄与元朝统治者之间复杂、激烈、旷日持久的战争。至朱元璋翦灭群雄、建国称帝的公元1368(洪武元年),这场战争整整持续了二十年。朱元璋称帝后,为消灭残元势力,又进行了二十多年的南征北战。前后总计约五十年期间,中国大地都在熊熊战火中燃烧。

连年的战争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百姓逃亡。《明太祖实录》载:“自兵兴以来,民无宁居,连年饥馑,田地荒芜”。大量耕地变为草莽,道路榛塞,人烟断绝。不少地方是“百里无几家,但见风尘起”。特别是黄河以北广大地区,地处元朝统治的中心地带,本来就饱受元统治者的残酷压榨与剥削。朱元璋在南京建政以后,为了统一中国,又把主战场由南方移到北方,致使河南、山东两省久罹兵革,“地多荒芜,遗骸遍野”,形成了“中原草莽,人民稀少”的局面。战争使大量人口流离失所,频发的自然灾害更使中原人民雪上加霜。元末至正年间的二十五年,大蝗灾计有十八九次,大饥荒十五次。至正十七年“河南大饥”,十八年“京师(北京)大饥,彰德亦如是”,甚至出现了“民食蝗,人相食”的惨况。自然灾害的频发,也成为中原人口剧减、田园荒芜的重要原因。由于百姓稀少,明朝初年不得不把许多州府的规格降低,比如上府开封就被降成了下府。洪武十年,河南布政使司(即河南省)对所属州县进行了降格和撤并调整,“凡州改县者十二,县并者六十”。

中原地区本来是沃野千里的重要农产区。明初地广人稀,赤地千里的状况,严重影响了国家的财税收入,威胁到了明皇政权的生存基础。如何尽快地改变这一局面,加速中原地区人口劳动力的增长,恢复和繁荣社会经济,是摆在刚刚立国的明朝统治者面前的重要课题。

当时,由于地域不同,各地受战争影响的程度也不相同。与中原地区“多是无人之地”的所谓“宽乡”相比,南方和北方的山西等地是“地狭人稠”、地少人多的“狭乡”。为了尽快改变人口布局,朱元璋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移民垦荒和军队屯田运动。洪武元年,朱元璋命宋冕为开封知府,谕之曰:“今丧乱之后,中原草莽,人民稀少。所谓田野僻,人口增,此正为中原今日之急务。”洪武三年五月,在河南设立司农司,议计民授田,负责移民垦荒事宜。一场大规模的移民运动开始了。这场运动虽然也是沿袭了前代旧有的做法,但其规模之大,时间持续之久,移民人数之多,却为历代所罕见。从时间上说,从洪武初年开始,历建文、永乐三朝,至永乐末年,横跨50多年。白寿彝先生主编的《中国通史》上说:洪武、永乐两朝的移民人数,有数字可考者为二百万左右,实际可能有四百万左右。因为除直接移民外,还有大批军队到边境地区屯田,有一部分人世世代代留在那里,事实上与移民无异。移民的范围涉及大半个中国:洪武朝移出人数最多的是山西及山东东部地区,人数为五十万以上;塞北地区移出约四十七万;江南苏、松诸府约移出二十万。移入人口最多的是山东西部、河南及北京三地交界处,总计移入约一百万人,其次,南京、临濠、泗州各约移入二十万人。其后,永乐年间也进行了大规模移民。移民的次数,仅有文字可考的,洪武和永乐两朝分别都有十几次,这还是指大规模远距离的移民次数,如果算上江南江北各省内的移民活动,那就更多了。可以说,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在广阔的时空范围内主动进行的全国人口大调整。

河南是战争受害的重灾区,是人口稀少的“宽乡”中的“宽乡”。据有关文章称,诺大的中原地区,当时的人口只剩下了五万左右。这个数字虽不能说准确,但也能说明一定问题。 所以,当时河南属于人口重点移入地区,可见于文字记载的是洪武年间的两次:洪武二十一年(1388)八月,移山西泽(今山西晋城)、潞(今山西长治)二州贫民往河南就耕。洪武二十二年(1389)九月,招募山西地狭民稠府州县之民,赴北平、山东、河南土旷人稀之地耕作。

地处华北平原中部的安阳,当时为河南布政使司属下的彰德府。资料记载,与元末战争前相比,其人口已“十不存一”,因此也是补充人口的重点地区。洪武年间从山西大槐树下登记移民10次,永乐年间8次,文字记载涉及向彰德移民的有两次:“洪武二十一年(1388)八月,徙山西泽、潞二州民之无田者,住彰德、真定、临清、归德、太康等闲旷之地。”“洪武二十五(1392)年十二月,……往谕山西民愿迁居彰德者听,……彰德、卫辉、广平、大名、东昌、开封、怀庆等七府徙居者凡五百九十八户。”(《明太祖实录》) 

从《明史》记载看,延续五十多年的大规模移民活动是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移出地也并非都是山西洪洞县,可是为什么北方人大都众口一词说祖先是从大槐树下移来的呢?其中原因大概有二:一是年代久远,在口口相传的模糊记忆中,大槐树下移民已经成为明初大移民的象征。二是河南、山东和北京的移入人口,多数确系山西先民。洪洞县当时是晋南人口最密集的大县,是移民的重点县和办理移民手续的集中点。《洪洞县志》和《大槐树志》记载:明朝永乐年间,当地官府曾七次在大槐树左侧的广济寺集中泽、潞、沁、汾和平阳没有土地的农民以及人多地少的百姓迁往中原一带,并给所迁之民以耕牛、种子和路费。广济寺旁有一棵“树身数围,遮阴数亩”的汉槐,官府在大槐树下为移民办理手续,登记造册,按所去地点编队并发给一应物品。因此,遮天盖地的古槐树深深地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成为移民们向子孙诉说移民过程的象征。

从安阳地方志和部分家谱记载看,当时移民彰德的,多数确系来自山西洪洞县,其中相当一部分为原籍泽、潞两州,在洪洞办理了移民手续。今安阳县蒋村乡的大姓王氏家谱记载,其先祖明朝初年从洪洞迁来王清、王潭、王水兄弟三人。王清迁居林县北箩筐村,王潭迁居安阳县西部石涧村,王水迁居浚县马头屯。

民国《林县志》记载,林县“民先世多籍晋,其来也多在明初。谱碣所载,尤以洪洞为多”。明初永乐年间林县从外地“迁民加以军屯”,“此事在洪、永两朝盖继续行之,不止一次也”。从这些记载可以看出,当时的移民,不仅有作为“民户”分给土地进行民垦的,也有作为“军户”参加军垦即军队屯田的。

《汤阴县志》记载,“明洪武年间,因山西移民入居,人口增多”。今汤阴县白营,据说就是明朝初年白姓人迁居而得名。

内黄县有村名迁民屯,亦即因明初移民得名。1993年新修的《内黄县志》考证:内黄县“姓氏明初迁入者约占三分之二以上,绝大多数迁自山西洪洞。”

据有关记载,当时的滑县也是移入人口较多的地方。洪、 永两朝曾七次从山西洪洞移民滑县,移民数量占到当地人口的十分之三。1997年编修《滑县志》载,“橫村,原为黄河急流处。明初,郑氏由山西洪洞迁此,取村名为洪村。后改洪为橫。”“焦虎,明初焦龙、焦虎二兄弟从山西洪洞迁此,后焦龙迁往他乡,焦虎留于此地,故名。”“四间房,元朝末年,本地居民被元人屠杀一空。明洪武年间,郭、张、戴、马(一说王、郭、戴、马)四姓从山西洪洞迁民于此,取名四家房,后演为四间房。”

民间传说,凡来自于山西大槐树的移民后代,小脚趾边上都有一个分叉。笔者发现中原地区许多人小脚趾的确如此。这是来自大槐树下人们的独有特征,还是民族的共有现象?不普查是说不清楚的,只能由人类学家去考证了。

明初大移民,奠定了中国近代人口的基本布局。从宏观上说,促进了当时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对于当时的失地农民来说也不无好处。但从另一面来说,它也给移民们带来了极大痛苦。首先,移民不是建立在自觉自愿基础上,而是带有强制性的。当时规定:“四口之家留一,六口之家留二,八口之家留三”,而且同姓同宗者不能同迁一地。以农耕为业的汉民族历来有“穷家难舍”的情愫,让他们背井离乡,而且同宗骨肉分离,务必给人们的感情带来极大伤害。从前述安阳县王氏大姓三兄弟分迁三县的情况看,应该确有同姓同宗不能同迁一地的规定,否则,亲兄弟为什么要分迁到人生地不熟的异地他乡而不同迁至可以互相帮衬的一地呢?但滑县焦龙焦虎二兄弟开始时是同迁一地的。这种现象说明,同宗不能同迁一地的规定遭到了移民们的反对,因而在贯彻这项政策时有了一定的灵活性。二是被移民的对象并不都是失地和少地的农民,而是涉及到除皇亲国戚和贵族大地主外不同阶层的千家万户。白寿彝先生主编的《中国通史》记载:元朝末年的至正二十七年(1367)十月,朱元璋下令迁徙苏州府富民充实濠州(今安徽凤阳)。洪武二十四年(1391)七月,命户部籍浙江等省、应天诸府富民一万四千三百余户,悉徙其家,以实京师(南京)。永乐元年(1403)八月,“靖难之役”结束以后明成祖发遣流罪以下者垦田北京。又迁苏州等十府、浙江等九省富民三千余户,填实北京。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朱皇帝运筹的大移民,本来就是为了巩固其皇权统治的,移民中的区别对待,更是暴露了朱姓皇帝的私心。第一批移民,竟是把富户移至朱元璋自己的家乡凤阳,紧接着又将大批富户移至他的统治中心南京。朱元璋的儿子朱棣子承父业,照此办理,也将大批富户移至他的统治中心北京。这也可以理解为朱皇帝的家乡情结和巩固其统治的需要。至于移民中原的,则无一关于富户的记载,全部是无地无业的贫民或一般人家。这一点,也是我们这些移民的后代所应该了解的。

(作者系市十二届人大常委会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