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安阳人大》杂志
《安阳人大》杂志

民族英雄岳飞

来源:安阳人大网
发布时间:2017/4/13 9:42:20

安阳怀古系列之十二(下)

民族英雄岳飞

  李发军  

北伐中原

 

绍兴七年,岳飞官拜太尉。太尉是宋代武官的最高官阶。官阶可享受待遇,并不一定授予实权。

岳飞的志向素来是恢复中原,直捣黄龙,反对苟且偏安。张浚评价说:“将帅中唯岳飞与韩世忠可倚大事。宜命岳飞屯师襄阳,以窥中原。”绍兴六年的时候,岳飞曾受命宣抚河东(今山西),节制河北路。在此期间,岳飞首次派遣王贵等人攻取了虢州(三门峡一带),获粮十五万石,降其众数万人。又遣杨再兴进兵至长水县,再战皆捷,中原各地群起响应。又遣军焚烧了蔡州伪齐军的军粮。岳飞上奏说,应攻取蔡州,以图中原。高宗不同意。岳飞只好将已在中原地区获胜的王贵、杨再兴等召回。

此后,岳飞数次晋见高宗,提出恢复中原的战略。岳飞提出恢复中原的战略是经过深思熟虑、胸有成竹的,并非宣一时之忿,恃一时之勇。特别是王贵等人试探性地进攻,中原许多地方纷纷响应的事实,让岳飞更加坚定了信心。他在上疏中说:“金人所以立伪齐刘豫在中原,目的是以中国攻中国,金人粘罕可以休兵观衅。臣愿陛下给臣以时日,提兵直趋东京、洛阳,据河阳(今孟州)、陕府、潼关,以号召五路叛将(指原来宋朝的将领)。叛将既还,遣王师前进,刘豫政权必然弃汴京而向河北逃跑。如此,京畿、陕右尽可收复。然后,分兵浚(今浚县)、滑(今滑县),经略两河(指河东河北,即今山西、河北),则刘豫可擒,金人可灭。这是国家社稷安定的长久之计。”这一番分析,加上当时宋军已经历练出来的战斗力,应该是切实可行的。赵构当时没有反对这个意见,对岳飞说:“有卿如此,朕就没有什么可忧虑了。是进是止,朕不节制你。”又把岳飞召到他的寝阁,说:“中兴之事,朕就委托给你了。”只如此说,并没有明确的攻伐意见。

绍兴七年三月,刘光世被罢兵权。宋高宗原已诏令将刘光世所部划归岳飞统辖,但遭到新任枢密使(国家最高军事长官)秦桧的反对。宰相兼都督的张浚趁机将刘光世所部收归都督府,任命刘光世的部将王德为左护军都统制,郦琼为副都统制。由于王德位微望轻不足以居郦琼之上,同年七月,郦琼裹挟四万人投降伪齐。由于宰相张浚处置失当,不仅使岳飞扩充军队以加强抗金实力的愿望落空,也造成了南宋最大的一次兵变事件。当初张浚与岳飞商议王德和郦琼的职务安排时,岳飞曾提醒张浚,以王德的才能声望,其职务不宜安排在郦琼之上,否则郦琼不服,一定会发生争执。张浚不以为然,反而误解岳飞是为了将王、郦二部纳入自己部下,并讥讽了岳飞。岳飞本来心中就不痛快,加上北伐大计迟迟提不上日程,一气之下提出辞呈,为母亲守墓去了。

高宗赵构屡次诏岳飞回来还职,岳飞力辞不回。高宗下令岳飞的幕僚前往岳飞守丧处以死相求,一直劝了六天,岳飞才回到朝廷等待处罚。高宗以好言抚慰了岳飞,让他重新回到了部队。岳飞认为这是个机会,就又上奏说:“上次在陛下的寝宫聆听圣命,我以为陛下决心已定,为什么至今仍没有作出北伐的决定呢?我愿意顺应天道民心,率兵进讨。我军师出有名则士气高涨,敌人违背天道民心必然虚弱,我们一定能收到完全的效果。”又说:“临安地处偏僻,不是用武之地,希望陛下能把都城建在长江上游,仿效汉光武帝当年的做法,亲自率领六军往来督战,全军上下必然会人人拼死效命。”上奏没有得到回答,这时就发生了郦琼兵变的事情。岳飞又上奏,愿北进屯驻淮甸,伺机消灭郦琼。宋高宗仍然没有答应他,诏令他驻军江州(今九江)。

金国皇帝废掉了伪齐皇帝刘豫。岳飞再次上疏:“宜乘废豫之际,捣其不备,长驱以取中原。” 高宗皇帝依然没有答复。

绍兴九年,南宋首次与金议和成功,在向金增加大量岁币的前提下,金将原伪齐辖区划归南宋。岳飞对议和持反对态度,认为“金人不可信,和好不可恃”。岳飞虽然对和议持反对意见,但在此“普天同庆”之时,仍被援例加封,授“开府仪同三司”,成为使相。岳飞力辞说:“今日之事,可危而不可安;可忧而不可贺;可训兵饬士,谨备不虞,而不可论功行赏,取笑敌人。”三诏不受,高宗“温言奖谕,乃受”。在给皇帝的谢表中,岳飞仍坚持说“和议不便”,其中有“唾手燕云,复仇报国”等语。秦桧对岳飞的谢表,“见之切齿”。

和议后的一天,正值夏日,一阵骤雨之后,岳飞站在鄂州署衙凭栏远眺,但见长江滚滚东流,不禁心潮澎湃,前些日子他上表反对议和、矢志北伐的心情,此时更为激烈,一首抒发心声的千古绝唱在胸中激荡: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

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

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 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阕!

绍兴十年五月,金毁约犯宋,面对金军的全面进攻,宋高宗赵构被迫抗金。六月初的顺昌(今安徽阜阳)保卫战,宋将刘锜率军力战,击败了金军主帅宗弼的精锐部队,遏制了金军南犯的势头。

了抵抗北来的金兵,宋高宗为韩世忠、张俊、岳飞都分别加授了河南北诸路招讨使的头衔。说是招讨使,但实际只要求各部抵挡金军南下,而非向金军发动反击性进攻,以保留苟且议和的余地。所以,战事刚开,宋高宗就急忙派遣官员以计议军事的身份前往三大帅处,传达他的意图。当前往岳飞处的计议军事李若虚,带着宋高宗的“御札”赶到岳飞屯军的鄂州时,岳飞早已率部离开,北伐中原去了。李若虚气喘吁吁地追到德安府(今安陆)才见到岳飞,除了转交宋高宗的“御札”外,还告诉岳飞“兵不可轻动,宜班师”,说这是皇帝的面谕,当面说的。这时,岳飞所部诸军皆已进发,所以不同意再班师回去。无奈,李若虚只好说:“既然已经进发,但若遇到不可再前进的情况,你们就奉诏还师。矫诏之罪,我就担当了。”至此,岳飞开始了空前的、也是最后一次大规模的北伐行动。

六月,岳家军中被派去增援顺昌保卫战的张宪、姚政,转向西北方向攻取蔡州。西路的牛皋攻取鲁山(今属河南)。闰六月间,张宪、傅选打败金军韩常,收复颖昌(今许昌)。紧接着,张宪又联手牛皋打败从开封前来增援的金军,顺势收复了陈州(今河南淮阳)。其间,金军企图重新夺回颖昌,被驻守部队董先、姚政等击退。击退进犯颖昌的金兵后,姚政又率军收复了中牟。此时,宋军前锋距离金军指挥中心只有几十里了。七月初,宋军在太行山民间武装忠义军李兴等人的配合下,攻克了洛阳。正当前线不断取得胜利之时,金军侦察到岳飞的指挥部郾城(今属河南)只有少量骑兵驻守,金军主帅宗弼(兀术)亲率精锐骑兵一万五千人骑,自开封奔袭郾城,企图一举消灭岳飞的指挥中心。兀术带领的骑兵,号称“拐子马”、“铁浮图”,是一种可怕的骑阵。每三匹马用链子连在一起,骑兵则重铠重甲,用来冲击步兵。这就像现代的坦克车一样,拐子马在前边冲击横扫敌阵,后边步兵跟进,可谓威力无比。兀术用这样的骑阵,打了不少胜仗。这次兀术出动一万五千骑,相当于五千辆重型坦克车,大有泰山压顶之势。如果是遇到别的对手,也可能束手无策了,但兀术这一次遇到的是久经沙场、多谋善断的岳飞。岳飞让步兵手持钢刀伏在地上,待金骑冲杀过来,专砍马腿,砍伤一匹,则三匹马连人带马同时倒地。用这个办法,宋军把金兵直杀得鬼哭狼嚎,全线溃退。完颜兀术大恸说:“自故乡起兵以来,靠此制胜,没想到今天竟败到如此田地!”郾城大捷后,岳飞预测到兀术在退军途中必再次争夺颖昌,因颖昌处于郾城与岳家军前锋的中心位置,金兵若占据颖昌,就切断了宋军与前线的联系。于是急派岳云前去增援守城的王贵。岳云赶到,兀术果至。王贵部将游弈和岳云与金兵战于城西。岳云以骑兵八百参战,杀兀术婿夏金吾、副统军粘罕孛堇。兀术遁去。

兀术不死心,再次集结部队反攻,在小商桥(今河南临颖南)跟岳家军向北挺进的先头部队杨再兴遭遇。金军十二万,宋军只有八百。杨再兴率军力战,八百人全部战死,而金军被杀两千余人。张宪率援军赶来,再次大败金军。兀术大为惊骇,仅十年时间,宋军竟成长出如此强悍的战斗力!于是,急忙缩短战线,退回开封固守。岳家军尾追其后,进抵距开封只有四十里的朱仙镇(今开封西南),与兀术对阵。再战,兀术又败,逃回汴京城内。

岳飞兴兵以来,派出早已归附自己的太行山义军梁兴,招结两河豪杰,中原震动,各地山寨举众来归。因之,山川险要、地理形势以及金军动态,宋军掌握的一清二楚。许多民间武装都盼着与官军相会,他们打着“岳”字旗号杀敌,父老百姓争着挽车牵牛,犒劳义军,顶盆焚香迎候者,充满道路。自燕以南,金人号令不行。兀术欲联合河北的地方部队抗拒岳飞,但“无一人从者”。兀术哀叹:“自我起北方以来,未有如今日之挫折。”金军中许多汉将纷纷向岳飞投降。看到这大好的局面,岳飞高兴地对属将们说:“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

 

千古奇冤

 

正当岳飞大败金军,欲指日渡黄河,横扫华北,直捣金国黄龙老巢的时候,宰相秦桧却又在筹划和议,准备以淮河为界,弃华北与金国议和。

秦桧者,千古奸相者也。北宋末,曾任御史中丞。靖康二年同徽、钦二帝一起被俘至金,被赐予金国皇弟挞懒作奴仆,在挞懒处颇得信用。在金国,秦桧上书金帅宗翰,倡言和议,因之挞懒欲使之归宋,以作内应。建炎四年,即南宋初,挞懒率兵南下,以秦桧为参谋军事,又任他为随军转运使。九月,挞懒攻楚州(今江苏淮安),让秦桧乘机潜回南宋。十月,秦桧与妻子王氏乘船从海上到临安(杭州),谎称杀死监守金兵,夺船逃回。朝中大臣多数人不信,议论纷纷,但宰相范宗尹与秦桧素有交情,出来为他辩护,并把他推荐给高宗赵构。秦桧素知赵家世代皇帝基因里都有软骨病,就把自己起草的与挞懒求和书献给高宗。此举与高宗一拍即合,称赞他“朴忠过人”,随即命刘光世向挞懒通书致意,用秦桧为礼部尚书,三个月后又提任他为参知政事(副宰相)。从此以后,秦桧与高宗君臣二人狼狈为奸,开始了长达二十年的和议合作。绍兴元年,秦桧不仅被提拔为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而且让他兼知枢密院(国家最高军事机关)事,成为内政、军事一把抓、重权在握的人物。秦桧曾抛出和议二策,提出“南人归南,北人归北”。按照这一主张,南宋不仅要放弃北方领土,而且大批不愿降金而南下的北方士民,都要回去接受金朝和伪齐的统治,因此遭到群臣的谴责和反对。秦桧的二策,弄得高宗也很难堪,说:“桧言南人归南,北人归北,朕北人,将安归?”于是将秦桧罢相。但由于他们的根本政治主张是一致的,过了几年,秦桧又复相主政。

岳飞北伐连连得胜,秦桧坐不住了。他实为金国内奸,怕北伐成功坏了他和挞懒约定的大计,坏了他主和的前程。于是急令宋军各部班师(撤军)。岳飞闻讯,立即上书陈述:“金人锐气沮丧,尽弃辎重,疾走渡河(渡黄河北逃),豪杰向风,士卒用命,时不再来,机难轻失。”劝朝廷不能丧失这建宋以来从未有过的大好机会,不要撤兵。秦桧知道岳飞志在扫平金邦,绝不会轻易撤兵,就令配合岳飞在侧翼作战的张俊、杨沂中先行班师。然后,以“孤军不可久留”为由命岳飞退兵。接着,借高宗名义,一天之内给岳飞发去十二道金字令牌,勒令班师。写到此处,千年以后的今人仍顿觉胸噎气闷、如鲠在喉,何况当年的当事人岳飞乎?岳飞无奈,只好强压悲愤,忍痛回师。《宋史·岳飞传》对这一段有很悲愤的描写:“一日奉十二金字牌,(岳)飞愤惋泣下,东向再拜曰:“十年之力废于一旦。”飞班师,民遮马恸哭,诉曰“我等戴香盆、运粮草以迎官军,金人悉知之。相公去,我辈无僬类(僬原为口旁,电脑无此字。僬类意为活着的人)矣。”飞亦悲泣,取诏示之曰:“吾不得擅留。”哭声震野。”

岳飞南撤时,兀术正惊魂未定,准备弃开封北逃。有书生拦住他的马说:“太子别走,岳少保正要退兵呢!”兀术不解:“岳少保以五百骑破了我十万大军,京城(开封)的老百姓正日夜盼望他来,我们怎么能守得住?”书生说:“自古没有权臣在内,而大将能立功在外的,岳少保也面临这种局面,他不可能成功。”兀术方悟,遂留。岳飞走了以后,所攻克的州县,复归金人。回朝以后,岳飞力请解除他的兵权,赵构没有答应。

岳飞撤兵后的第二年亦即绍兴十一年,兀术再一次渡淮南侵,包围了庐州。高宗急召岳飞前去支援。岳飞壮志未酬,再一次献策:金人举国南来,巢穴必虚。如果我们出师,长驱京、洛以捣之,金军必然回救,我军可以制胜。但考虑到高宗的历来作派,岳飞还是答应先去庐州退敌。岳飞久历沙场,健康状况不怎么好。他连年盛夏行军,常强光刺激,致使患上了眼疾,按现在的说法,大概是患上了白内障。这一次时值寒冬,又患了重感冒,但仍抱病而行。赵构知情后也受感动,赐札说:“卿苦寒疾,乃为朕行,国而忘身,谁为卿者?”岳飞“师至庐州,金兵望风而遁”。“兀术破濠州,张俊驻军黄连镇,不敢进;杨沂中遇伏而败,帝命(岳)飞救之。金人闻(岳)飞至,又遁。”(《宋史·岳飞传》)金人闻风丧胆,岳飞的确是打出了威风,打出了英名。

可是,南宋倚为屏障的这道钢铁长城,硬是通过愚蠢的高宗赵构和奸相秦桧的手,生生毁掉了它。秦桧一直把主战的岳飞视为异己。他密奏高宗,召三大帅韩世忠、张俊、岳飞论功行赏,授韩世忠、张俊枢密使,岳飞为枢密副使,实际是夺取了他们的兵权。韩世忠、岳飞是抗金的主将,秦桧首先把矛头指向韩世忠,诬陷韩世忠的亲信鼓动兵变,以为韩世忠要回兵权。因为受到宋高宗的庇护,秦桧诬陷韩世忠的阴谋没有得逞。岳飞感到形势险恶,自请免职,被罢去枢密副使的职务。但这并没能制止秦桧陷害岳飞的步伐。像陷害韩世忠的手法一样,秦桧党羽收买并指使岳飞的部将王俊,向都统制王贵报告“副都统张宪谋据襄阳为变,……冀(希望)朝廷还岳飞复统兵”。王贵立即向枢密使张俊报告,岳飞的得力爱将张宪随即被逮捕。后又诬陷张宪供出准备与岳飞一起谋反,于是,岳飞与儿子岳云也被投入监狱。从张宪到岳飞父子的入狱,其依据竟完全是秦桧之流凭空编造的一系列谎言。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兀术对岳飞也是又恨又怕,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他投书信对秦桧说:“你朝夕讲和议,而岳飞却天天要伐中原,图河北。必须杀了岳飞,我们才能谈和。”

秦桧首先派何铸审问岳飞,让岳飞证实与张宪书信来往准备谋反的事。岳飞大笑说:“皇天后土,可表此心。”随即撕开自己的衣裳露出肩背让何铸看,岳母当年为儿子刺的“尽忠报国”四个大字,深入肤理,赫然映目。查来查去,没有证据,何铸认为岳飞无辜。秦桧改命万俟禼查。万俟禼编了一套说词,说是岳飞给张宪写信,让张宪虚报朝廷边界吃紧;岳云给张宪写信,让张宪想办法使岳飞还军重掌兵权。因为这完全是编的一套瞎话,所以万俟禼急忙又补充一句:这些信已经烧过了。

岳飞在监狱里被羁押了两个月,秦桧始终没有拿到岳飞犯罪的证据。大理寺丞李若朴、何彦猷、大理卿薛仁辅都说岳飞无罪,均被万俟禼弹劾罢官;宗政卿士某(临注:单人旁,右为衣裹马)愿以一家百口保岳飞,也遭万俟禼弹劾流放,后死在建州;布衣刘允升上书为岳飞喊冤,被下棘寺杀害。反之,凡为促成岳飞冤狱出力者,都升了官或给了好差事。

到了这一年的年底,构陷岳飞的案子仍不能自圆其说。秦桧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写了个纸条送到狱中,指使杀了岳飞。岳飞是怎么被害的,世人到底也没搞清楚。岳飞被害时,年仅三十九岁。岳云也被杀弃于市,死时才二十三岁。岳家被抄,全家被迁往荒僻的岭南。张宪同岳云一起被斩。岳飞的幕属于鹏等六人也被罪连坐。

岳飞被害前,韩世忠不平,找到秦桧质问岳飞有什么罪证,秦桧含糊其辞地说:“他们之间的书信来往虽然没有完全搞清楚,这件事体莫须有。”“莫须有”三字是什么意思?是古语“可能有”,还是“无须有”?今天我们已经搞不清楚了。反正秦桧的意思就是一本糊涂账。正如韩世忠说的:“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秦桧是金国的内奸,且以主和迎合高宗,保相位,图富贵,视岳飞为寇仇,尚能理解。宋高宗身为一国之君,为什么要自毁长城,做使金人“酌酒相贺”的事情?因为徽、钦二帝尚活在金国。岳飞屡屡提出“直捣黄龙,迎回二帝”,不能不牵出赵构心中的烦恼:二帝回来了,我往哪儿摆?二人太上皇、皇上的名分还在。所以,对于岳飞,赵构的心态是复杂的:既离不了,因要靠他阻挡金兵南下;又不放心,怕他真的捣了黄龙迎回二帝。赵构对岳飞是既喜欢,又厌恶。所以,秦桧诬陷岳飞乃至杀害岳飞,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英魂长存

 

《宋史》的作者在《岳飞传》的结束语中有一段评价,可谓中肯:西汉而下,像韩信、彭越、绛、灌缨这样的猛将,可以说代不乏人。但是,像岳飞这样文武全器、仁智并施的却不多见。史称关云长通《春秋左氏》学,然而没有见过他的文章。岳飞北伐,军至汴梁朱仙镇,朝廷诏他班师,他自己写表文回复朝廷,忠义之言,流出肺腑,真有诸葛孔明之风,而卒死于秦桧之手。原因是岳飞与秦桧势不两立。使岳飞得志,则金仇可复,宋耻可雪;秦桧得志,则岳飞必死而已。昔刘宋杀檀道济,道济下狱,嗔目曰:“自坏汝万里长城!”高宗忍自弃其中原,故忍杀岳飞。文末作者连呼:呜呼冤哉!呜呼冤哉!表达了作者的无限痛惜之情。

岳飞其人,历史上的确是不多见的,除了《宋史》作者所说文武仁智以外,更全面地评价岳飞,还应该冠之以忠孝廉三字。

所谓忠,不仅有特定时代对皇帝对朝廷的忠,而且更有对国家对民族的忠。青年时代,岳母就在岳飞的脊背上刺字“尽忠报国”,这四个字激励了岳飞一生。祖国半壁江山沦陷,徽、钦二帝被掳,这是千年以来汉民族政权从未有过的屈辱。在民族矛盾上升为社会的主要矛盾时,抗金复国,就成为每一个仁人志士的必然选择,任何不利于这一点的行为都是不可为的。这是任何一个有血性的民族都应该具有的特质。岳飞在《满江红》里所书“仰天长啸,壮怀激烈”、“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和“重新收拾旧山河”的呼喊,正是代表了一个受侵略、受欺压的民族的心声。对于人民群众,岳飞也是有感情的。他多次镇压过农民起义,这当然与他所处的社会地位有关,但在大敌当前的情况下也是无奈之举。对农民军队伍,他采取的基本上都是收编的政策,而不是屠戮;皇帝让他屠杀老百姓,他数次上书反对,以致皇帝无奈,只好“帝乃曲赦”。对于抗金的民间武装,岳飞积极联络,友好相待。岳飞军纪严明,应该说也做到了“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岳家军的口号是“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有士兵拿了老百姓一束麻,用来捆马草,岳飞“立斩以徇”。部队夜宿于野,老百姓“开门愿纳”,士兵“无敢入者”,所以受到老百姓的拥戴。“父老百姓争挽车牵牛……顶盆焚香迎候”之。

关于孝,《宋史》载:“飞至孝,母留河北,遣人求访,迎归。”母有病,岳飞亲自喂汤喂药。母亲去世,岳飞茶饭不进,“水浆不入口者三日”。

岳飞文武全器。如《宋史》作者所言,岳飞上疏,都是自己起草;岳飞又是一个诗人,一首《满江红》,大义凛然,气势磅礴,足见其文学功底。岳飞一身武艺,多少次都是一马当先,单枪匹马冲入敌阵,或震慑敌胆,或取敌将之首而归,都是得胜而还,无一败绩。

岳飞仁智并施。军纪严,赏罚明,但他非常体恤士兵,“卒有疾,躬(亲自)为调药:诸将远戍,遣妻(岳飞妻子)问劳其家;死事者哭之而育其孤,或以子妻其女。凡有颁犒,均给军吏,秋毫不私。”岳飞又是大智大勇的智者。其用兵,除斗勇外,更多的是斗智。他多次设伏诱敌,把敌兵打得落花流水,以至于一看见“岳”字旗,敌兵就望风而逃;他多次用周瑜使蒋干盗书的谋略和“苦肉计”的策略蒙蔽敌人以制胜。最经典的是计间刘豫与兀术:他知道伪齐刘豫结交的是金国的粘罕,而兀术讨厌刘豫,于是就用了一个反间计。岳飞部下捉住了兀术一个前来刺探军情的间谍,他提审间谍时故意装糊涂说:“你不是叫张斌吗?我派你到刘豫处,让他约诱兀术过来杀了他,你怎么不回来报告?后来我派人去问,才知道刘豫已经答应,约兀术冬天以会合南下为名将他骗至清河。”被审者心里清楚,如果承认是间谍,必死无疑。岳飞把他认错了,真是天上掉馅饼,不如装个糊涂,承认自己是张斌,保住性命再说。于是岳飞将计就计,写了一封再约刘豫同谋诛杀兀术的信,做成蜡书交与金谍,让他给刘豫送去。继之故作神秘,让金谍问刘豫啥时候起兵,又诫之曰:此系机密,万无泄漏!弄的跟真的一样。金谍立功心切,回去后就把岳飞的书信交给了兀术。“兀术大惊”,没想到刘豫在背后算计我,立刻报告金主,结果不言而喻,“遂废豫”。金国答应把中原地区还给南宋是建立在“废豫”基础上的,从根本上说,是岳飞的功劳。这是岳飞大智的一面。

岳飞还是一个廉洁的官员。将军吴介(字王介)素来敬佩岳飞,看到岳飞长年在外征战,“家无姬侍”,无人照顾,就把一个美女打扮一番送到岳府。岳飞说:“现在国难当头,主上都睡不着觉,岂是我们做大将的安乐的时候?”于是,拒绝接受。高宗赵构要为岳飞建造府第,岳飞坚辞不受,说:“敌未灭,何以家为?”高宗问他天下何时能太平,岳飞说:“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

这样一个忠孝两全、文武全器、仁智并施、廉洁无私,一心要“直捣黄龙”、恢复中原的民族英雄,却惨死在奸臣手里,实在是千古奇冤,千年之痛,呜呼痛哉!

秦桧死了以后,群臣纷纷上书要求给岳飞平反,高宗因有责任,搞了个含糊折衷,下诏说,准许岳飞的家人“自便”,想去哪去哪,不一定限制他们在岭南住了。直到孝宗上台,岳飞的冤案才说清楚。中丞汪澈到岳飞长期任职的荆襄“宣抚”,岳飞的老部下们对岳飞冤案“合辞讼之,哭声雷震”,孝宗才下诏恢复岳飞的官职,“以礼改葬,赐钱百万,求其后悉官之。建庙于鄂,号忠烈。”“淳熙六年,谥武穆。嘉定四年,追封鄂王。”

岳飞有五个儿子:云、雷、霖、震、霆,后都被封官加爵。

岳云,岳飞长子。《宋史》记载为岳飞养子,但白寿彝主编的《中国通史》则是另一种说法,说岳云与次子岳雷均为岳飞前妻刘氏所生。因为岳飞长期离家抗金,刘氏改嫁,二子随祖母姚氏长大。岳飞进驻宜兴,将离散多年的母亲及二子接来宜兴后,又娶李氏。岳云十二岁时,岳飞把他送到自己最亲密的爱将张宪那里随军作战。岳云作战勇敢,“每战,以手握两铁椎,重八十斤,先诸军登城”,立下许多战功。因是自己的儿子,岳飞从不为其报功请赏。后来朝廷知道了,将岳云连升三级,岳飞还是一再为儿子“辞免”。冤案平反后,岳云被追复左武大夫、忠州防御使官衔,以礼附葬岳飞墓;妻巩氏也追复恭人封号,二子岳甫、岳申授官。后来岳云又被追赠武康军节度使

岳雷为忠训郎、阁门祇侯,赠武略郎。岳霖为朝散大夫、敷文阁待制,赠太中大夫。岳震为朝奉大夫、提举江南东路茶盐公事。岳霆被封修武郎、阁门祇侯。

张宪冤案也得昭雪,追赠宁远军承宣使。

而秦桧夫妇、万俟禼、王俊等人则被永远定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当初秦桧虽杀了岳飞,但他内心对岳飞是惧怕的。因岳州同岳飞的姓氏相同,秦桧总觉得不舒服,于是下令将岳州改为纯州,岳飞昭雪后,重新复名岳州。

岳飞作为民族英雄受到历代人们的敬仰,家乡的人民更以岳飞为荣。汤阴的官民不仅为岳飞立庙建祠,而且多次修筑岳飞祖茔。明朝景泰年初,学士徐有贞出镇彰德府,到岳飞祖茔祭扫。祭扫时,有许多大鸟盘旋在坟茔上空。弘治年间,工部尚书李鐩奏请重新修缮岳家祖茔,并“申禁樵牧,树表立石”。岳飞祖茔位于今汤阴城东南周流村西,保存完好。祖茔中埋葬着岳飞的曾祖父、祖父和父亲。岳飞出生的村庄,明代改称程岗村,百姓在村西为岳飞建庙,称“岳鄂王故宅”。

现在全国有四十多所纪念岳飞的祠庙。其中最著名的是杭州岳坟和汤阴岳庙,这两处都有岳飞凛然端坐其上,秦桧夫妇、万俟禼、张俊跪于阶下的铁铸塑像。这四个铁像,千百年来一直跪在那里。游客们每每故意便溺到他们头上,以发泄心中的愤怒,以致于铁像必须重铸。

我们纪念岳飞,重要的是崇尚和弘扬他的气节和精神,因为这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所必有的灵魂。否则我们就不可能奢谈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更遑论实现振兴中华的“中国梦”!在这一点上,希望我们的一些官员学习一下清朝几位皇上的胸怀。如前所述,光绪帝曾为汤阴岳庙亲笔书写了“百战神威”的匾额,慈禧太后也为岳庙题字赐匾。尤其是一代明君乾隆帝曾亲派大臣到岳庙祭祀,祭文称:“惟尔公忠秉性,智勇超伦……辛勤百战之功,方见焚香遮道;愤惋十年之绩,顿闻奉诏班师。夙愿未酬,竟受一朝之诬陷;英风犹在,宜崇奕祀之明礼。”乾隆四年,乾隆帝为纪念岳飞专门写了《武穆论》,后又亲临汤阴岳庙,作过一首七律《经武穆祠》,其中有这样的句子:“道济长城谁自坏?临安一木幸犹支。故乡俎豆夫何恨?恨是金牌太促期!”乾隆、光绪乃至慈禧,都是女真后裔,但他们对岳飞抗金都没有进行贬斥,而是充分肯定他的精神,甚至对他的遭遇表示同情。这尽管是统治者树立忠臣榜样的需要,但也表现出了一个政治家区别古今、立足现实的政治胸怀。还应告诉今人的是,为岳飞树碑立传的《宋史》主编,并不是汉人,而是吞灭了南宋的元帝国的大臣、蒙古人脱脱。在此,不得不为他们的求实精神所感动。那些诋毁岳飞、为秦桧招魂的小丑们,你们知耻乎?

中华需要岳飞,岳飞英魂永存!

(作者系市十二届人大常委会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