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安阳人大》杂志
《安阳人大》杂志

民族英雄岳飞

来源:安阳人大网
发布时间:2017/1/20 14:05:36

安阳怀古系列之十二(上)

民族英雄岳飞

  李发军  

 

民族英雄岳飞

 

岳飞是我国宋辽金夏时期最为杰出的军事统帅,千百年来人们最敬仰的民族英雄。

岳飞,字鹏举,宋朝相州汤阴县永和乡孝悌里岳家庄(今汤阴县菜园镇程岗村)人。岳飞祖籍为山东聊城,从曾祖父岳成起迁居汤阴。父亲岳和生性善良,常节衣缩食周济穷人。邻人耕地侵占了他家的地界,他不嗔怒,不计较,而是“割而与之”;有人借了他家的东西和财产,他也从不主动催还。岳飞出生时,有大鸟飞鸣于屋顶,因之名飞,字鹏举。岳飞出生还没有满月,黄河在临县内黄决口,大水很快冲击到汤阴。父亲岳和急中生智,将岳飞母子抱到一个大瓮中,顺水漂流到内黄,被人救起,幸免于难。岳飞青少年时期在内黄长大,所居村名叫麒麟村。

大水使岳飞家里一贫如洗,但少年时期的岳飞贫而有志。他特别爱好学习,犹好研读《左氏春秋》和孙吴兵法,先后投师于武艺高强的周同和陈广,向他们学习射箭和枪法。岳飞练就了一身神力,不到二十岁,就能使用三百斤力才能拉动的硬弓,击发八石力的弩,射箭能左右开弓,成为全县武艺最高强的人。岳飞对师傅视之如父。周同去世后,每逢初一和十五,岳飞都要到师傅坟上去祭奠。

因家境贫困,年轻时的岳飞曾到相州大宋名臣韩琦的曾孙韩肖胄家里做庄客。清嘉庆《安阳县志》记载:宣和六年,“贼首张超”率领几百人包围了“韩忠献王故墅”即韩肖胄的家。当时岳飞正好在现场,就大声斥责贼匪。张超不予理睬,仍恃勇上前。岳飞见状,在围墙上扯弓发箭,正中张超脖颈。张超应声而倒,“众奔溃,墅赖以全”。

 

 初露锋芒

 

岳飞年轻时正值北宋末年。辽国东北部的女真部落崛起,建国号金。彪悍的女真军队很快打垮了辽政权,继而南下侵宋。

宣和四年,岳飞第一次应募入伍,曾参加过宋配合金灭辽的战争,随军到过辽南京燕京(今北京)。也参加过剿灭“贼寇”的战事。当时,相州一带有“剧贼”陶俊、贾进和,岳飞“请()百骑灭之”。初涉战事,岳飞就表现出了卓越的军事才能。他先派出几名士兵伪装成商人进入陶俊、贾进和的地盘,故意让陶、贾抓走“以充部伍”,作为内应。然后让所带领的士兵埋伏于山下,自领数十骑到陶、贾的堡垒前挑战。“贼”众出战,岳飞故意败北,“贼”追之,伏兵起,“贼”兵打得落花流水。先前潜入“贼”内部的士兵出其不意,活捉了陶俊和贾进和。

岳飞从军不久,父亲岳和病逝,即回到家中守丧。

靖康元年十一月,金兵大举南下,北宋形势告急。惊慌失措的宋廷急忙派出康王赵构北上求和。途径磁州(今河北磁县)时,知州宗泽极力劝阻说:“敌情岂有肯和之理哉?特设诡词欲挽致大王耳”。百姓们也拦住赵构的马不让前行,愤怒的人群将与赵构同行的主和派人物王云当作奸细当场打死。赵构只好留在磁州,后又退回相州。

这时,金军一面声称与宋议和,一面迅速南下包围了宋朝的都城开封。宋钦宗从围城中派人持蜡书至相州,任命康王赵构为兵马大元帅,立即援救开封。为了抗金,岳飞应募参加了大元帅府组建的军队,任承信郎,成为赵构军中的一个低级军官。

岳飞随康王赵构的军队离开相州,履冰渡过黄河,到达滑州。当时的滑州在黄河南岸,属京畿之地。岳飞率领自己的部属百余骑“习兵河上”,突然与金兵大部队相遇。岳飞从容应对,对大家说:“敌人虽多,但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虚实,等他们接近我们脚跟未稳时,可突然出击,打他个出其不意,措手不及。”随后,敌人来到了近前。只见岳飞大吼一声,舞枪独驰冲上前去,与金兵接战。有金将舞刀在前,被岳飞一枪刺于马下。岳飞部属乘胜追杀,“斩首数千级,得马百余匹”。后人为了纪念岳飞,将岳飞大战金兵的村庄称为岳村,村址距今滑县城南10公里。

数月后,金军攻破开封,掳走徽、钦二帝,北宋灭亡。岳飞随大元帅府到达南京(今商丘),因战功,被授为秉义郎,隶属于东京留守宗泽麾下。之后,岳飞转战于德州、曹州,均胜绩立功。宗泽大奇之,曰:“尔勇智才艺,古良将不能过”。宗泽觉得岳飞勇智非常,就想重点培养他,授他以兵书阵图,让他研习。

农历五月初一,赵构在南京商丘即皇帝位,建立南宋政权,改元建炎。赵构即位不久,岳飞就上书要求赵构御驾亲征,“乘敌穴未固,亲率六军北渡,则将士作气,中原可复。”赵构认为岳飞人微言狂,不该越级上奏,于是将他削去军职,赶出了禁军。

 

百战神威

 

“百战神威”四字,是金人后裔满清光绪皇帝为汤阴岳庙题写的匾额。这句话用在岳飞身上,绝不是溢美之词,而是当年的真实写照。

岳飞从军后,无论是与金兵作战,还是与伪齐军作战,更勿论与农民军作战,大小数十次战斗,几无败绩,以至于一见到岳家军旗号,敌军就纷纷退却,溃散逃跑。 

岳飞志在抗金,被赵构解职后,又到河北招讨使张所处投军。张所对岳飞有所了解,对岳飞很好,“待以国士,借补修武郎,充中军统领”,后又“借补武经郎”。从此,岳飞再次成为宋军的一员,走上了抗击金军、救亡图存的道路。

张所曾问岳飞:“你能敌多少敌人?”岳飞说:“打仗不在恃勇,在于根据情况先制定作战计划,筹划好战法,谋定而后动,方能取胜。”张所看年纪轻轻的岳飞谈吐志向非常人可比,就赞叹说:“你终究不是个一般的人!”岳飞乘机向张所谈了自己对时局的看法,鼓励张所抗金,说:国家在开封建都,依靠河北一带稳固才能安全。如果能占据要地,各个重镇形成犄角之势,一座城被包围,其余各城或阻击或增援,金军就不能进兵河南,京城就巩固了。将军你如果能提兵压境,我岳飞将唯命是从!张所听了非常高兴。

张所让岳飞随王彦的部队向北渡过黄河,至新乡与金兵作战。看到金兵人众气盛,王彦不敢前进。唯独岳飞带领所部与金兵鏖战。岳飞一马当先冲进敌阵,夺了金军的战旗四下挥舞。众军受到鼓舞,个个争先,奋勇杀敌,攻克了新乡。第二天在侯兆川又战金兵,岳飞身上十余处受伤,仍奋勇杀敌。士兵们见状也个个死战,终于打败了金军。当晚宿营于石门山下,忽然有人传金兵又来了,疲惫的士兵们皆大惊失色,岳飞却非常淡定,“坚卧(休息)不动”。结果金兵并没有来。军中的粮食吃完了,岳飞向王彦求粮,王彦不给。岳飞只好引军向北,与金军战于太行山,活捉了金将拓跋耶乌。过了几日,再次遭遇金兵,岳飞持丈八铁枪,单骑一人冲入敌阵,刺杀了敌将黑风大王,敌众败走。

此战以后,岳飞知道王彦对自己有了看法,再受他节制不可能施展自己的抱负,就领兵投归到他的老上级、东京留守司宗泽那里。宗泽授于他留守司统制之职。不幸的是,抗金名将宗泽不久忧愤而死。朝廷委派后来投降了金国的杜冲接替宗泽的职务,岳飞仍任旧职。

建炎二年,岳飞又数战。战胙城,战黑龙潭,皆大捷;保护宋皇陵的汜水关一战,射死金将,大破其众。驻军竹芦渡与敌军相持,用疑兵之计吓溃了金兵。

建炎三年,以八百众破“贼”黄善、曹成、孔彦舟等五十万军;又擒贼杜叔五、孙海于东明;与王善战于清河,擒其将孙胜、孙清。因屡立战功,岳飞先后被朝廷授予“借补英州刺史”和真州刺史。

岳飞随杜充回军建康。行军到一个叫铁路步的地方时,遇到贼部张用,到六合时又遇到李成的部队,都将他们击溃。李成派轻骑劫掠宋军犒军物资,岳飞进兵掩击,李成逃往江西。金军与李成联军进兵乌江,杜充闭门不出,联军遂由马家渡渡江,逼近建康。杜充令诸将迎战。诸将皆溃退,唯独岳飞率军力战。

之后杜充投降了金军,其部下诸将失去了节制,许多人纵兵抢掠百姓,唯有岳飞军秋毫无犯。金兀术进犯杭州,岳飞将其诱至广德境内,六战皆捷,生擒金将王权,俘金军首领四十余人。岳飞还策反了一些被俘人员,将他们遣回军中,令他们当晚在金营中纵火,宋军乘乱杀入敌营,大破金军。岳飞军纪严明,驻军钟村时,军中无现粮,将士们虽忍饥挨饿不敢扰民。中原籍的金军士兵们对岳家军十分敬佩,都说,这是岳爷爷的军队,争相前来投降归附。

建炎四年,兀术攻常州,宜兴县令迎岳家军进驻县境。当地盗贼郭吉听闻岳家军到来,急忙逃往湖中。岳飞遣将破之,又派人进湖中说服招降,“尽降其众”。有一个叫张威武的人和他的部下不投降,岳飞单骑冲入张的兵营,将张斩首。其士兵感不杀之恩,以岳飞为神人,画了岳飞的画像供奉起来。

金人再攻常州,岳飞四战皆捷。兀术溃败,岳飞追至镇江东和清水亭,连续掩杀,金兵横尸十五里。兀术奔往建康,岳飞在牛头山设伏等待。夜间,岳飞令一百士兵穿上黑色的衣服混进金营袭扰,金兵不知底里,惊慌失措,自相攻击。兀术逃到龙湾,岳飞派三百骑兵,两千步兵紧跟追杀。后兀术逃往淮西,建康城(今南京)遂被岳飞收复。

绍兴元年,宋将张俊请岳飞共同讨伐李成。当时李成部将马进进犯洪洲,在西山扎起了连营。岳飞给张俊出主意说:“贼军贪进不防范他们的后方,如果以一部分骑兵从江上流绕到他们后边,出其不意发起进攻,贼军必破。”并自请为先锋。张俊大喜。岳飞披挂跃马,绕至敌后,率军突入敌阵,马进大败,逃到筠州。岳飞追到筠州城东。马进出城布阵十五里。岳飞在城外预先设下埋伏,选二百名骑兵,以红罗为旗帜,上刺“岳”字,随帜迎向敌军。马进军见岳军人少,遂不以为意。趁敌军懈怠,岳军伏兵大起,喊杀声震天,贼军惊,败走。岳飞使人大呼:“不从贼者别跑,可坐在地上,不杀你们!”结果,坐地投降的有八万余人。岳飞追杀了马进。李成不敌岳飞,奔逃投降了金国在华北扶持的傀儡政权伪齐。

岳家军愈战愈强,名震四方,以至于金兵、伪齐兵和各种草寇闻风丧胆,望风而降。岳家军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宋朝建国以来大宋禁军一触即溃、在对辽金夏战争中几乎每战皆败的局面。

相州人张用在江西为流寇,岳飞给张用写了一封信说:“我和你是相州同乡。我打过的几次仗你是知道的,不用我多说。现在我在这里,你要愿意和我打你就出战,不愿打就投降。”张用接到书信后说:“这是我爹来了。”随即出降。

建州流寇范汝为攻陷了邵武城。江西安抚李回急忙给岳飞发檄文,要求分兵保护建昌军和抚州。岳飞派人到抚州以“岳”字旗插在城门上。贼望见,纷纷互相告诫:岳家军在此,我们莫要侵犯。

绍兴二年,农民起义军曹成拥众十余万,由江西经过湖湘,占据了道州和贺州。朝廷急命岳飞任潭州知州,兼权荆湖东路安抚都总管。曹成闻岳飞将至,惊呼:“岳家军来矣!”即分道逃遁。岳飞至茶陵,奉诏招曹成投降,曹成不从。后来,岳飞以八千人计战曹成十万众,打败了曹成军,招降其两万余人。

对于所谓“贼”、“盗”的农民起义军,岳飞采取了胁从可悯、大部不杀的收编政策。绍兴三年春,岳飞奉命平虔州农民起义军。农民军被打败后,岳飞“令勿杀,受其降”。高宗赵构被农民起义吓破了胆,密令岳飞屠虔州城。岳飞回复高宗“请诛首恶而赦胁从”,高宗不许;岳飞请求了三四次,高宗才勉强同意。虔州百姓感佩岳飞的恩德,绘岳飞画像以供奉。

绍兴三年秋,因岳飞屡立战功,高宗赵构亲自书写了“精忠岳飞”四字,制成旗帜赐于岳飞。授岳飞为镇南军承宣使,江南西路沿江制置使,旋即又改任神武后军都统制,成为宋军中的主要将领之一。

 

砥柱中流 

 

绍兴三年,伪齐刘豫派遣李成同金军一起入侵南宋,连续攻占了襄阳、唐、邓、随、郢几个州以及信阳军。洞庭湖寇杨幺也与伪齐勾连,欲顺江而下,李成则欲从江西陆路出发,赴两浙与杨幺会合。高宗赵构命令岳飞为迎击作准备。

绍兴四年,岳飞授命兼任荆南、鄂、岳州制置使。岳飞上奏请命:“襄阳等六郡为恢复中原基本,今当先取六郡,以除心膂之病。”帝加授岳飞为黄州、复州、汉阳军、德安府制置使。岳飞领军出发,渡江至中流时,对其部属说:“若此次不擒贼,誓不回还!”军至郢州城下,号称“万人敌”的伪齐将领京超指挥城上的士兵抗拒岳飞攻城。岳飞指挥将士奋勇登城,城破,京超投崖而死。攻下郢州后,岳飞派遣张宪、徐庆收复了随州。岳飞领兵取襄阳,李成迎战,左临襄江。岳飞笑对诸将说:“险阻的地方对步兵作战有利,平旷的地方有利于骑兵作战。现在李成的部队,骑兵列阵于左边崎岖不平的江岸上,步兵则列阵于右边的平地上,虽然有十万之众,又能够怎么样呢!”遂鞭指王贵说:“你以长枪步卒击其骑兵。”又指牛皋:“你以骑兵冲击他的步卒。”二将得令出击,李成的骑兵,前马应枪而毙,马队后退,阵脚大乱,众骑皆跌落江中;步卒死伤无数。李成连夜逃遁,襄阳收复。

接着,岳飞进兵邓州。李成与金军将领刘合孛堇列寨抗拒岳飞。岳飞遣王贵、张宪掩杀,贼众大败。贼党高仲退保邓城,岳飞引兵一鼓拔之,生擒高仲,收复邓州。高宗赵构闻报高兴地说:“朕常听说岳飞军纪严明,没想到能如此破敌。”紧接着,岳飞又率军收复了唐州、信阳军。

整个襄汉地区平定以后,岳飞上表请辞制置使,要求派重臣到荆襄任职,赵构不予批准。赵鼎上奏说:“湖北鄂、岳两州是长江上游最为要害之处,希望能让岳飞领兵屯驻。如果这样做,不仅江西能够借岳飞的声势而得益,而且下游的湖、广、江、浙也会因此而得到平安。”赵构觉得此议有理,就诏命将随、郢、唐、邓、信阳诸州军并入襄阳府路,归岳飞管理。岳飞移兵屯扎于鄂州,被授于清远军节度使,湖北路、荆、襄、潭州制置使,封武昌县开国子(子爵)。

兀术、刘豫合兵包围了庐州。高宗派人送手札(皇帝的书信)令岳飞前去解围。岳飞提兵赶到庐州时,伪齐已有五千名步兵和骑兵在攻城。岳飞令将士举起“岳”字军旗和“精忠”旗冲击敌阵,金兵一战而溃。

绍兴五年,高宗封岳飞母亲姚氏为国夫人,进封岳飞为武昌郡开国侯。诏命岳飞招捕杨幺。

岳飞的部属多为西北人,不习水战。但岳飞认为,兵无常势,关键在于如何使用。他先派使节到杨幺的部属中招抚,劝他们投诚。杨幺的一个部将黄佐说:“岳将军号令如山,与其为敌,万无生理,不如往降。岳将军是诚信之人,一定会善待我们。”遂出降。岳飞表奏他为佐武义大夫。岳飞悄悄对他说:“我想将你放回湖中,能劝降的劝降,不能劝降的可伺机擒获过来。”黄佐感激岳飞诚信,愿以死相报,遂率旧部归湖,伺机袭击了周伦的营寨,杀周伦,并俘获了其统制陈贵等人。宋军统制任士安有违军令。岳飞以此为借口施苦肉计,故意鞭打任士安,说:“三日贼不平,我杀你!”士安领兵至敌阵前高喊:“岳太尉二十万大军就要到了!”贼军见只有士安少部分人马,就合力向他进攻。岳飞事先设下了埋伏。士安力战不敌,向后败退,伏兵四起,打败了贼军。

在平杨幺的战事中,朝廷派张浚前来都督军事。在战事未结束时,皇帝召张浚回去防秋。岳飞画了一个攻击杨幺的军事小图来与张浚商议。张浚说,等来年再议吧。在他看来,平杨幺须假以时日,非一时之功。岳飞却说:“我已经胸有成竹,一切都计划好了,请都督再留几日,我估计不到八天就可以破贼。”张浚说:“谈何容易?”岳飞说:“过去王师从四面八方攻水寇难以取胜,如果以水寇攻水寇则很容易攻破。水战我短彼长,以所短攻所长,所以难。如果降敌将敌兵,夺其手足,使他们越来越孤立,而后以王师击之,八日之内,一定能俘获他们的主要首领。”于是,张浚答应再留一段时间。

不久,黄佐招杨钦来降。岳飞大喜,说:“杨钦是骁悍之将,既降,贼的腹心就溃散了。”表授杨钦为武义大夫,礼遇甚厚,然后又让他回到湖中。两天后,杨钦招余端、刘诜前来投降。岳飞假意大骂杨钦:“贼不尽降,你回来干什么?”然后让人用军棍打了杨钦几下,让他再次入湖。当天夜间,岳飞指挥大军攻击贼营,降其众数万人。杨幺不投降,浮舟于湖中。杨幺的船在当时是比较先进的,不用橹篙,而是船底装有机械和驱水的轮子,“以轮激水,其行如飞”;船头还装有粗大的撞竿,“官舟迎之辄碎”。思索再三,岳飞想了一个办法:伐君山木做成巨大的木筏,堵塞住湖中各个港汊;又以腐水乱草从上流漂流而下。选择水浅的地方,让嗓门大的士兵向杨幺挑衅,且行且骂。杨幺怒,率兵来追,则上流漂下来的草木壅积,缠绕在舟轮上使之不能转动。岳飞急遣兵击之,杨幺率众奔向港中,被岳飞预先设置的木筏挡住。官军乘木筏杀出,张开牛皮阻挡杨幺兵投射过来的矢石,举巨木撞击杨幺兵的舟船,舟“尽坏”。杨幺无奈,投水逃匿,被宋军俘获斩杀。岳飞进入杨幺老巢,贼将们大惊失色,惊叹岳飞“何神也!”俱降。之后,岳飞亲自到杨幺的各个营寨抚慰,使老弱归田,少壮编入宋军。算下来,岳飞平杨幺正好用了八天时间。张浚感叹说:“岳侯真是神算啊!”当初,杨幺部众倚靠洞庭之险,认为官军对他们无可奈何。有人说:“如要剿灭我们,除非岳飞来。”至此,一言成谶,人们都认为这是天意。这一仗下来,缴获了一千多艘舟船,水军成为沿江之冠;收编补充了几万兵员。岳家军更加壮大了。岳飞进封为公爵。

绍兴六年,在太行山坚持抗金的忠义社梁兴等百余人,慕岳飞英名前来归附。

(作者系市十二届人大常委会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