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料中心
资料中心

长征在伟人心底刻下了什么

来源:安阳人大网
发布时间:2016/11/30 11:11:52


顾保孜

长征故事讲了数十年,仿佛大家对它已很是熟稔。但若真的追问起来,那历史深处的隐秘细节,那细节背后的春秋大义,我们真的都已了然于胸了吗?让我们重拾赤子之好奇,追随先辈的步履,重新踏上长征之旅,亲手打开一个个问号。

毛泽东痛失“毛毛”、“双凤”

1934年10月10日,中央红军第一方面军突破敌人的“围剿”圈,开始了向南转移,这就是后来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第一批随同红军主力转移的女红军有30名,其中就有毛泽东的妻子贺子珍。转移命令来得非常突然而紧急,为了行动方便,有孩子的女红军只能将年幼的孩子送给当地老乡抚养。毛泽东和贺子珍的儿子毛毛已经两岁多,也不得不送给当地的老乡抚养。贺子珍乘毛泽东不在家的时候,让留在苏区的毛泽覃抱走了孩子,他已经选好了一户老乡家。分离那一刻,贺子珍心如刀割,禁不住失声痛哭。而可爱的孩子还以为是叔叔抱他去哪儿玩耍呢,高兴地向悲恸的母亲挥动小手,“再见,妈妈!”

可是谁能预料,这一再见,就意味着他们骨肉永无再见之日。

等毛泽东回到家,得知自己的亲生骨肉已经送走,格外心痛。但他安慰贺子珍:要记住老乡的名字,以后我们胜利了,再回来找儿子!

战局紧急,不容过多悲伤。红军必须快速撤离苏区根据地。此时的毛泽东被反复发作的疟疾折磨得虚弱不堪,连行走都很困难。他躺在担架上与已有六个月身孕的贺子珍踏上了凶险叵测的万里征途。

三个月后,贺子珍又要生孩子了,这个孩子生不逢时,在后有追兵,前有草地的贵州白苗地区要出世了。得赶紧找个地方呀!正巧路边有一间孤零零的小草屋。大家赶紧把贺子珍抬进草屋,休养连的医生负责接生,毛泽民的夫人钱希均在一旁做助手,董必武在门外等候。同在休养连的蔡畅、邓颖超也赶来帮忙,这次贺子珍生下了一个女孩,尽管邓颖超知道这个婴儿很快就要送给沿途的老乡,但她还是满怀欢喜给孩子起了“双凤”的名。因为在这之前邓发的夫人陈慧清也生下一个女孩子。

休养连这一对前后生下的“双凤”,很快便被送给了当地老乡。她们的命运可想而知,凶多吉少。第一批参加长征的30位女战士中,有五位在途中生了孩子,革命胜利后,她们都去寻找过,最终一个孩子也没有找回来。

还在月子里的贺子珍祸不单行,不久遇敌机轰炸,她为掩护伤员,头部、背部14处受伤,生命垂危,准备留在当地养伤。当时毛泽东正指挥红军抢渡赤水河,与围追堵截的国民党军队大规模迂回周旋,一刻也不能离开。他听到这个消息后,果断地决定:“不能把贺子珍留在老百姓家,一是无医无药,无法治疗,二是安全没有保证,就是要死,也要把她抬着走。”同时把自己的担架调去,帮助抬贺子珍。等他赶来看望,贺子珍浑身裹着纱布,依然昏迷不醒。

失去了孩子,眼看又要失去妻子。毛泽东一生要强从不落泪,这一次他伤心地落下了眼泪。

周恩来一场重病,埋下了癌症转移的祸根

1975年2月,四届人大开过后,周恩来又将面临一次大手术。原来,医生在他结肠里发现新转移的肿瘤,如果不手术切除,肿瘤很快会将肠道堵死,危及生命。手术前,周恩来在病房中强撑病体,给住在南方的毛泽东写了一封信,详细报告了自己几年来的病情发展与变化。信中有这样一段话:“而这一大肠内的肿瘤位置,正好就是40年前我在沙窝会议后得的肝脓疡病……”  

周恩来信中提到的“40年前得的肝脓疡病”指的是1935年7月28日,周恩来随红一方面军主力长征到达松潘毛儿盖,即将进入草地最为艰难的一段路程中得的一场重病。

1935年7月中旬,红军一方面军第一军团和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各一部,占领四川松潘县的毛尔盖。中央政治局在毛尔盖附近召开了沙窝会议。会议一结束,操劳过度的周恩来病倒了。他从8月初就开始腹泻,大便中有脓血,体温从38℃上升至40℃,全身逐渐发黄,不时陷入高烧昏迷之中。 医生经过化验,发现有阿米巴原虫,还发现周恩来肝脏异常肿大,确诊为肝脓肿和阿米巴痢疾。庆幸的是医生药箱中还有依米丁注射液,每天给周恩来注射1—2支,这样有效地控制了痢疾的发展。为避免肝脓肿破裂,医生让警卫战士到60里以外的雪山上,搬运一些冰块,放在周恩来的肝部冷敷。考虑周恩来的病情十分危重,决定将邓颖超从干部休养连接来,一起护理周恩来。

当时邓颖超也是一个病号,长征前就患有肺结核,经常低烧,身体十分虚弱。当她来到周恩来身边,看见丈夫徘徊在生死线上,也不顾自己的病情,铺了一些草睡在周恩来床旁的地上,以便随时照顾。

经过医生护士、警卫战士和妻子邓颖超的精心护理,终于在8月11日的上午,昏迷了一个多星期的周恩来,慢慢苏醒过来。他不断地呻吟,说肚子痛,竟然排出半盆棕绿色的脓血。医生判断这是由于肝脓肿已和横结肠粘连在一起,脓肿破后,脓从肝脏通过肠子排了出来。

由于身体非常虚弱,周恩来未参加8月20日在毛尔盖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会议第二天,红军就开始了北上过草地向陕甘方向进发。 

为了让周恩来平安度过最为艰难的一段路程,彭德怀命三军团参谋长肖劲光负责组织担架队,陈赓担任队长,将周恩来抬出了素有“死亡之海”的大草地。

虽然周恩来在长征途中九死一生活了下来,但脓肿破裂的地方留下致命的隐患。40年后,癌症肿瘤从这里突破转移,击垮了周恩来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

朱德冒着生命危险试吃野菜

长征中,对于布满死亡陷阱的大草地,朱德比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人体会更为深刻。他为争取红四方面军不脱离党中央领导,一直跟随红四方面军三爬雪山三过草地,多走了一万多里,终于在主力红军抵达陕北一年后,他带领着红二、四方面军抵达陕北,与中央主力红军胜利会师。

经过松潘大草地大概需要七八天,每个红军带的干粮很有限,三天就快吃完了,为保证活着走出草地,上级下达命令,要减少吃干粮的数量,规定每人每天只准二三两。跟随朱德总司令的警卫们商量,决定尽量少吃干粮,留下一些干粮给朱总司令吃。实在太饿,就找野菜充饥。朱德很快就发现警卫员们这个举动。他对警卫员说:“小鬼,你们肚子空空的,而我的肚子饱饱的,那太不公平了。你们年轻人肚子饿得快,还是留着你们自己慢慢吃吧,还有好几天才能到的。”警卫员有些不忍:“总司令,让你挨饿我们心里不好受啊。”朱老总说:“让你们挨饿我心里就好受了?”

干粮吃完了,部队就开始吃野草。刚开始吃野菜也有很大风险,一不小心就会把有毒的野菜挖回来吃,结果不少战士中毒,上吐下泻,有的把命都搭进去。朱德知道后说:“不能让同志们什么草都吃,你们先把找来的草拿给我,我先尝尝,如果没有问题,你们再拿个草样子发下去,就不会出问题了。”

警卫员哪里肯让总司令冒这样的风险?要自己先尝野菜。朱德说什么也不同意,他说自己小时候在老家经常挖野菜吃,多少比他们有经验。于是让警卫员把采回的十几样草样全部拿来。朱德根据经验挑了四五种,让煮了给他先尝。大家紧张地看着朱老总吃下野菜,一个晚上警卫员谁也不敢睡觉,生怕朱老总有什么闪失。好容易熬到清晨,朱老总起来,笑着对警卫员说:“小鬼,发个通知,告诉大家这几样草可以吃。”警卫员们感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大家立刻拿着草样,向后面的部队传递——这可是朱老总冒着生命危险挑选出来的“救命粮”啊!

很多年以后,朱德对长征有过这样轻松愉快的回忆:当过草地时候,大家都认为是极困难的了,我还认为是很好玩的。有草,有花,红的花,黄的花,都很好看……康克清甚至形容他们长征“就像在野外散步”,这对革命夫妻在那么艰苦的战斗岁月里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欣赏大自然美景的情致,这是今天很多人无法想象的。

(摘自北京青年报)